当前位置:中至新闻 > 科技 > 英皇指定盘口·这样做思政,为什么受欢迎

英皇指定盘口·这样做思政,为什么受欢迎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0 18:08:59 人气:231

英皇指定盘口·这样做思政,为什么受欢迎

英皇指定盘口,请点击标题下方的“光明微教育”关注我们,了解更多动态~

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怎么上才能真正入脑入心入行?

在日前召开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北京市作为典型发言,交流了该市以思政课建设为引擎,全面加强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研究宣传的先进经验。

本期,我们选取了北京11个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为思政课开拓沃土、开设“名家领读经典”课程以增加思政课感染力、建设名师工作室打造思政课高层次队伍等三方面做法,努力回答好一个重要问题——

这样做思政,为什么受欢迎?

学生的局限性不是课没讲好的托辞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名家领读经典”课程讲授者)

列宁曾说,只有掌握人类的全部知识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

这话换个说法,其实就是说只有掌握海量的知识、更广泛的知识,才能成为一个好的讲课者,一名好的马列主义教师。

我们做学问,是要做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要接国家治国理政的班,不是为了个人那一点点小“学问”,不仅仅是为了把课讲好,更不是仅仅知道马列那几个教条,教条没有用。

我们是为了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为国家培养治国理政的人才,这才是中国教育的最高境界。我们不应从专业的角度来讲马列主义课程,应该从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培养治国理政人才的高度来讲授马列主义。

归根到底,我们是为了中国道路、中国人的发展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如今的孩子经历的是直通考,缺少社会阅历和对立面的社会实践,但好处是他们有系统的历史知识储备,书面知识比较完备。

因此,在讲授的过程中,只要把他们自己的发展和祖国的命运结合起来去讲,用历史出现的大量实例,学生就能很容易地接受。

譬如,古罗马时代地中海一带有很多大学问家,因为他们亡国了,做了罗马人的奴隶。著名的《伊索寓言》的作者伊索就是奴隶。罗马人常常指着家里的奴隶说,这个是哲学家、那个是数学家。

八国联军当年入侵中国进了故宫城,他们不会背诗,但我们的宫女会背诗,他们把宫女都往水里赶,国亡了,没命了,此时诗书还有何用?

通过这样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将个人的发展与国家的发展结合起来讲,同学们就容易理解。

我们讲的国家命运,就是高于个人主义的大道理。

孩子们最关心的是以后的生存和发展,你将马克思主义大道理与他们个人的发展结合起来讲,肯定讲得通。

问题是现在很多人总投学生个人偏好,讲一些个人主义比如精英主义的“小道理”,不给同学指出太阳的光明,却津津乐道于月光的皎洁,这是走不远的。

我觉得,马克思主义是很鲜活的学问,本来就应该讲好。

学生是有局限性,但不能把学生的局限性当成课没讲好的托辞。

讲课跟讲故事一样,故事里又充满哲理,比如资治通鉴的写法,就是一事一理,还都是些治国理政的大道理,自然能够引人入胜。

上下五千年的故事都在这里,其中就贯通一个道理,这就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让马克思说中国话,要从中国的生活说起、从中国道路说起、从中国人的命运说起。

你得说中国的事儿。

中国的事儿,核心是中国命运的事儿,命运的事儿是大多数人关心的事儿。

好思想是从土里长出来的,而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们做研究、做学问和授课,都不能脱离实际。战国时,齐国和秦国都重视学问。齐国的知识脱离实际,搞白马非马,还办了稷下学宫,秦国就给齐国很多钱,让齐国做这些唯心学问。

秦国则起用商鞅、李斯、韩非子这些经世致用的人,做经世致用的学问,这种学问关乎国家兴衰,关乎人的命运。

结果,当秦国打到齐国时,齐国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任何抵抗就投降了。中国的宋朝也重视学问,但脱离实际,热衷于唯心主义的东西,因而亡国很快。

为了让我们的教师不脱离实际,根据我个人上山下乡的经验,我认为,我们的马列教师们不能光把目光放到国外,而应多到中国农村去,到基层去,对此要有制度性的安排,不能流于形式。

让教师了解中国的实际,为中国人民服务,为中国的劳动者服务,扎根中国的土地,将自己储备的丰富的知识,用于解释和解决中国社会主义实践中的问题,这样才会形成有益于中国人民的知识,有了这样的知识,我们的马列主义课堂就会生动起来。

带着思政协同创新

—访北京市委教工委副书记郑登文

2016年5月,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单位牵头的11个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正式成立。

作为北京市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政治理论课建设的重要一环,这些中心被寄予了要打造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研究高地、人才基地和高端智库的厚望。

如今半年有余,协同中心建设成效如何?对高校思政工作的深入推进是否起到了提供养料的作用?

本报记者独家专访北京市委教工委副书记郑登文。

为什么要大手笔成立这11个协同创新中心?

郑登文:近年来,北京市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批示精神,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北京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研究宣传的实施意见》,出台了一系列富有引领性、创新性的重要举措,包括在北大、清华等校建立11个“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按时任市委副书记、教育工委书记苟仲文同志的说法,北京知名高校云集,社会影响大,肩负的责任也大,既要着眼于学校的理论教学与研究,也必须在党的思想理论建设全局中发挥应有作用;以协同创新中心为平台,凝聚高水平的学科、专家资源,在经费使用、工作机制上给予比较大的政策空间,着力打造一流的理论研究高地、决策咨询智库和人才培养基地。

这对做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起到了什么样的支撑作用?

郑登文:一是理论支撑。协同创新中心立足学科特色,围绕重大主题,开展合作研究,为思想政治工作提供了理论与学术支持,比如清华大学协同创新中心“关于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北京工业大学协同创新中心“关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研究,其成果都直接转化为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内容,推动了重大理论“进教材、进课堂、进学生头脑”。

二是人才支撑。协同创新中心既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人才的培养基地,也是思想政治工作队伍访学、交流、研讨的平台,提高了思想政治工作队伍的能力和水平。

三是资源支撑。协同创新中心以各校马克思主义学院为核心,统筹校内外相关学科、专家资源,实现了多学科、跨学校的资源整合,学术资源、理论成果、教学资源、教师培养等都在中心间实现了共建共享。

与其他地区深化高校思政工作的举措相比,此举有何亮点?

郑登文:我们主要想体现这几个关键词:

一是高端。11所牵头高校,在全国都有比较强的代表性、影响力,经过一定周期的建设,能够更好地发挥引领作用。

二是协同。在校内,要与相关学科专业、单位部门协同;在校外,要与相关高校、党校、研究机关、科研单位协同,目前参与的高校、科研机构等达50余家,包括中国社科院、中央党校、中央编译局、国家图书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中央单位和市委党校、市委讲师团、市社科院等市属单位,特别是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每家协同中心还协同了天津、河北的一所高校。

三是创新。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与市财政局、人社局沟通协商,制定了《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经费管理办法(试行)》,在中心的经费使用、考核管理方面探索实行了一些新机制、新模式,比如每个中心每年资助专项经费400—500万元,连续资助5年,经费使用实行过程考核和绩效管理,在研究人员劳务管理上也实行了新政策。

这些举措减少了中心的事务负担,激发了工作活力。

协同创新中心具体是怎么选拔、运作的?取得了哪些成效?

郑登文:在协同创新中心的申报、评审工作,我们既根据学校的综合实力与工作基础,也考虑到学校的学科专业和工作要求。

目前牵头的11所高校,除了清华、北工大,都是以人文社科为特色的高校,在理论创新、意识形态等方面有着更高的要求。

中心筹建、运行过程中,都配备了专门工作人员,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制度机制。

目前看,通过中心这个平台,统筹了资源、凝聚了队伍、提升了思想政治工作教师的地位、推出了一大批高水平理论与实践成果,在高校及社会层面产生了积极反响。

我们相信,经过几年支持和建设,中心将在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党的思想理论建设中发挥出更突出的作用。

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郑登文:协同创新中心的建设处于起步阶段。结合贯彻落实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精神,要加强中心工作的督查指导,保证重点任务的顺利推进;统筹中心专家力量,加强对重点问题的研究攻关;加强与《光明日报》等高端理论阵地的合作,共同为国家理论建设作出贡献。

思政课能否使学生真心喜爱、终身受益?

我的体会是:教师要做到深耕教材、创新内容、讲清理论、投入情感。

深耕教材。教材是知识载体,但教师不是教材的搬运工。因此,尊重教材但不能拘泥于教材,这就需要教师紧密结合党和国家的重大方针政策及重大理论创新,紧密结合大学生的思想特点和成长成才需要,对教材进行创造性的转化,精心安排教学内容。比如在教学中紧密结合文化思想多元化的时代背景,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社会上存在的各种影响较大的价值观念和社会思潮进行全面、客观、理性的分析,让学生认清各种思想流派的起源流变、精神实质,并逐步提高鉴别、甄辨的能力。

创新内容。在我国的各级各类教育中,思想政治理论课是贯穿始终的,有一些内容存在着不可避免的重复,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如何衔接的问题。因此,在保证基本内容、基本遵循不变的前提下,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教学内容上要新,要有新的拓展,联系新的时事内容,给学生全新的知识感受和知识信息传播。突出了“新”,学生愿意学新东西、听新内容,对新的知识感兴趣,就会在无形中增加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吸引力和感染力,消除学生在思想上的抵触情绪和反感心理,从而达到在传播知识的过程中让学生接受教育的目标。

讲清理论。这些年一直强调要积极探索适合当代大学生新特点的教育方式,但是,思想政治理论课最重要的依然是增强理论的说服力。大学生有理论思考的需要,有理论分析的兴趣,也初步具备了理论探究的能力。当学生面临着各种似是而非的思潮或者个别观点的冲击和影响时,他们也渴望老师们能帮他们解疑释惑,所以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自身的专业素养,加强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全面掌握,真学、真懂、真信,同时,还要加强对当前国内外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的关注,对学生的困惑和问题真正能够解疑释惑,让学生感到解渴。

投入感情。教学相长的过程,也是一个师生情理互动、心心相印的过程。我教过的学生每个人都有一本属于自己的学习手册,学生可以用笔谈的形式表达自己的课堂感悟、人生困惑以及各种所见所感。在每篇作业后,我都会及时留下自己的阅读感想和评论,师生的这种互动与沟通建立起一种心理互悦机制。亲其师,而闻其道,也直接推动了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效果。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思政课“名师工作室”名师)

内容来源:2017年1月5日光明日报

图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期编辑:晋浩天 邢妍妍